善说诗者难为诗 ——给xx小诗友
2021-05-27 浏览量:139

晓阳

 不知道你注意到了没有,在课堂上大讲写作的人,很少读到他自己写出的优秀作品;那些评析起诗词来头头是道的人,自己却不会写诗词。比如诗词大会的“评点大咖”康震、郦波们,谈论起古典诗词来,口若悬河,舌粲莲花,出尽了风头,一旦让他们自己写一首出来,那怕只是寥寥几句,就勉为其难了。康震那首违韵重句的所谓“七绝”就不用说了,就是郦波老师近日颇为自负的悼念袁隆平院士的那首七绝,虽然网上吹捧一片,稍稍细看一下,也让人不敢恭维。
郦诗云:
“君子所其无逸矣,
当知稼穑至艰难。
袁公伟业生民事,
千载谁堪伯仲间。”
 先从格律形式上说,七绝只有四句,一般要求首句要入韵,即使不入韵,领句也须响亮有力。“君子所其无逸矣”,既不入韵,又诘屈聱牙,七个字有四个字属于“一七”嘬口声。仅仅押韵的两个字:“难”与“间”,一个属十四寒,一个属十五删,根本不是一个韵部,这也未免太煞风景了吧。
 再从内容立意上看,四句全是议论说教,没有意象,更谈不上意境。头两句完全套袭《尚书》中的那句老话:“君子所其无逸,先知稼穑之艰难”。第三句几乎是平铺直叙的道白,最后一句抄借宋陆游《书愤》诗的原句,“出师一表真名世,千载谁堪伯仲间”。陆游此律是赞颂诸葛亮的,用诸葛亮来比喻袁隆平院士,更有点郢书燕说,不伦不类了。
 所以,你要学习古体诗词,就要从基本功做起,老老实实地读唐宋经典,读李杜苏辛,硬着头皮钻研它三五百篇,先登堂而后入室。别在网上跟风,别听头条瞎掰,也别信百度胡扯,更不要迷信那些“电视知道分子”和“网络流量名流。”诗词是上下求索,是参禅悟道,来不得半点虚伪和做秀。流行的都是短暂的,泛滥的往往是泡沫,市场上卖破烂的比谁叫得都欢。这当然不是指摘你所崇拜的康震郦波们,他们有他们的能耐,但这个能耐是“说”,而不是“写”。天桥把式和水磨功夫毕竟是两回事。要把脑袋长在自己的肩上,对什么人都不要迷信,一迷信,就走入了学问和求知的死胡同。
 我这也是一家之言,信口之说,仅仅供你参考一下而已。

(2021.5.26,于中牟)

来源:刘道明

编辑:刘道明

0

相关新闻

    没有感兴趣的新闻,下载客户端看看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