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清明时节”不等于清明节
2021-05-29 浏览量:168

晓阳

 杜牧一首《清明》诗,绝倒千古。但由于没有被收入《全唐诗》,又因为唐代重视“寒食祭扫”,而宋朝风行“清明祭祀”,有人就“论证”说,此诗非杜牧所作,而是出自宋人之手。
 诗无达诂,我一贯主张就诗论诗,循词会意,反感于索隐探微,过度阐释。《清明》是唐人诗还是宋人诗,是春游诗还是春祭诗,只须比较一下意境和文风,就可以判定个八九不离十。三十八年前我品读《清明》诗时,凭阅读直觉,就感觉它是一首春游诗,而不是一首春祭诗;写的是“清明时节”,而不是“清明节”;基调是悠游轻快的而不是惆怅感伤的。我当时写了一篇《绝倒千古清明诗》的诗评,做了如是解析:“一幅清明野游图活现纸面,一股清新的初春气息扑面而来。春雨淅沥之声如敲耳鼓,牧童指路之态稚气可掬,诗人游春豪兴宛然在目。”(见《躬耕》杂志1984年第二期),这哪里是“欲断魂”啊,分明是“欲销魂”。所以,这里的“断”字应作“销”字解,才符合杜牧的本意。
 唐朝是国力鼎盛富丽堂皇的天朝时代,社会宽松,政治清明,文人骚客心情舒畅,好吃好喝好玩,曲江庾岭章台,到处游历成风。寒食节“冷游冷吃”,清明时“热游热吃”,寻“桃花笑春风”, 问“酒家何处有”,艳羡着“长安水边多丽人”,高唱着“千里莺啼绿映红”。春光正好,游兴正浓,美酒正馋,当此时也,“行人”们怎么会是“断魂”呢。
 而宋朝,先天不足,是个“积贫积弱”的国度,短暂风光了一百来年,就被锁进了“忧愁风雨”之中。文人们或“怒发冲冠仰天长啸”,或“寻寻觅觅凄凄惨惨”,于是忧国悼亡清明祭祀,也就成了诗词的重要载体。如果说轻裘肥马,游赏“销魂”,是盛唐诗歌的“意象”,那么,细雨瘦驴,愁肠百结,就是宋代诗人的身影。用宋人“清明节”的心境,去揣摩唐人“清明时节”的意态,显然是南其辕而北其辙了。
 明乎此,这首《清明》是唐诗绝不会是宋诗,作者是唐人更不会是宋人。其实也用不着去繁琐考证,人家杜牧写的明明白白,是“清明时节雨纷纷”,可能是宋人硬给加上了一个“清明”的题目(许多古体诗原都没有标题,是后人编篡时加上的)。
 有人会说,那为什么用“断魂”而不是“销魂”呢?道理很简单,这首七绝首句是平起平落,第二句最后三字当然是“仄仄平”了。倘使“欲销魂”,变成了“仄平平”,杜牧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吗。更何况,在古代语汇中,“断”与“销”是完全可以当近义词使用的。
 这篇短文迹似“抬杠”,但不妨录以备考。我也是偶然发现了自己年轻时发表那篇诗评,又看到所谓“大咖”者流在诗词大会上对这首《清明》诗信口开河地发挥,才不揣谫陋,一吐为快。

(辛丑年清明节于郑州)

来源:刘道明

编辑:刘道明

0

相关新闻

    没有感兴趣的新闻,下载客户端看看吧